国通证券股票开户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318春去夏来

作品:山中田园记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连小车

    清洛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子的行为有些生疏啊。

    她是多久没有在大早的时候,打开衣柜挑衣服了?

    清洛摇摇头,“你可真是堕落了呀~”

    打开衣柜看着里面有一人高或半人高的一件件不同款式、不同颜色,绣有有不同花样的衣裙整齐规律挂着。

    在另一边是叠着上衣,摆放的整整齐齐,还有其它几格子中衣里衣。

    看着自己这么多衣裙,清洛心情就愉快了,指尖点动,挑出一件月白色绣几片淡粉色桃花瓣的上衣,下裙是同色。

    穿戴好后,清洛披头散发的就打开了卧门,朝外走去。

    顾景之看到这般的清洛,朝屋里走去,大步跨到梳妆桌前拿起木梳,看了看又快速挑出束发的发绳与簪子,就快步追上去了。

    清洛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顾景之鞍前马后跟在一旁,用手推开他,还是顺杆往上爬的握住清洛的手,还捧着一亲。

    可把清洛给弄的更气了。

    上午清洛躺在院子的美人榻上,一头乌发披散。

    顾景之拿了个小凳子坐在边上,高大的身子委屈的缩在那小小一块上,看着挺憋屈的,但当事人丝毫不觉得。

    大手穿梭在丝滑的秀发间,认真而又熟练的编起小辫子。

    最后将一根与手指差不多长的红绳系上发尾,头发梳理好了。

    这时清洛还是懒洋洋倚在榻上,似睡非睡,浑身都无力的,但慢慢的心里小埋怨就消散了。

    嗯,归根结底昨日还是她先起的头。

    也是着实没想到男人的体力这么好,一夜-七-不在话下。

    才知道以前每次妖精打架到半夜还是男人控制住的。

    更是第一次昨日自己娇滴滴的哭泣求饶,掠夺进攻的男人根本听不进去。

    也就后来的精疲力尽,浑身无力让她带着怒气到如今。

    现在再看到下了床的男人恢复到以前的“老实温顺”,任打任骂毫无怨言的状态,情绪慢慢的也就平息了。

    说实话,这会儿心里还略有些小遗憾,这般似乎是个忠厚男人,特别温顺的自然是喜欢的。

    但昨日那般狂野,俗气点形容就是邪肆,那啥,偶尔来一下也挺不错。

    以前的事上,对方温柔,爽了自己,取悦了她。

    而昨日一举一动带着霸道,随心所欲的攻掠城池。

    刚开始她是不适应的,很是慌乱,只能被迫承受。

    但适应过后,每一次碰撞,灵魂都似在颤栗。

    似在大波涛汹涌的大海,小小的轻舟上只有着他们两个。

    凶猛的海涛不断的拍击来,不会给他们带去生命威胁,只是随时的坠下深海,飞上高空,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

    只不过她身体废材,没一下体力就透支了,爽中带累的,所以就开始不高兴了呗。

    清洛终是在经历一上午被小心讨好伺候,挪上了过去,赖到顾景之的怀里,顾景之喜笑颜开。

    这样的顾景之就和一只大忠犬一般。

    边上大黑看着这般的主人,总觉得是自己的同类,就是比它高大一些,身上的毛发少了很多,是直着走路。

    清洛也被这样的顾景之逗的发笑。

    再没过几天,清明节到来,前几日带着蜡烛香烟去拜祭过顾景之的养父母。

    顾景之再独自下山,买了做清明果的模具,上好的糯米与红豆。

    四月多,竹林肥大的春笋并不少,顾景之来回走了几趟,带回几背篓的肥大春笋。

    清洛与顾景之一人一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剥春笋。

    一个个洁白如玉堆积在笸箩里,散发出一股清香。

    再将这些春笋剁成碎末,红豆也是磨碎。

    正房的八仙桌摆上占据了几乎一整张桌子的笸箩,一个个咸馅清明果和糖馅清明果各占据一半。

    之后两个锅头同时蒸下包好的清明果。

    第二日清明节,一些清明果配一些小菜,别有一番滋味。

    清明节过去没多久,端午节来临,清洛在明亮的院子将裁下来的锦布做成香囊,再在上面绣些艾草和小兰花。

    将自己做的香料,也就是盛开的花朵摘下几片花瓣,许多混合在一起,不会相互的混杂,一同散发出一股幽香。

    给早就侯在一旁的顾景之带上完工的香囊,自己佩上略小一号的。

    二人手拉手朝着山下走去,这次出门前大黑撒泼打滚的缠住时,清洛松口说晚上前会回来。

    没有食言,夫妻俩在外浪了一天,期间看赛龙舟时看到对面杨文雪,清洛呼唤的时候看到她边上还有俊雅的少年郎。

    “人太多声音太杂,对面可能没听到,我带阿洛过去,别着急。”

    顾景之看原本还兴奋地不断挥手呼唤的清洛突然就放下了手。

    他以为她是没有得到回应,因此心里失落了,也顾及不得与清洛独自相处要掺有其他人进来不愿意。

    清洛拉住顾景之的手站在原地,扬起面庞,没有顾景之想象的黯然失落,带着清浅的笑意。

    “不必了,文雪自有人陪,我陪阿景就是了。”

    顾景之被这一句话美的只傻的连连点头,清洛也轻轻笑起来。

    因为今日便要回去,下午在河边周围看看,感受一下气氛,再就离开了码头上了街道。

    闹市上商贩的吆喝声很是洪亮,一群的小孩拿着自做的风筝呼啦一下子跑过来,又笑嘻嘻的冲到另一边。

    偶尔孩子们绕着几个看起来和气的行人转圈,街道上一片欢声笑语。

    从白云镇出来,清洛坐在黑驴上,时常的官道上有行人结群行走,不过大多都是朝白云镇赶去。

    走下了官道,到不平整的乡道上,路上人影不断的少去。

    在穿过几个村子到达了山脚下,偶尔才遇上几个人,再朝山上走去,很快就会荒无人烟。

    似乎瞬间从那喧嚣热闹人山人海的繁华,转移到萧瑟冷清的山上。

    顾景之抬手握住清洛垂在身侧的素手,二人深情款款的对视,周身的冷淡瞬间被冲散的一干二净。

    毛驴甩了甩尾巴,不知道自己被喂了一碗不适合它吃的狗粮。

    再穿过竹林,看到洞府前的那道黑影一见到他们回来就冲来,估计早在门口候着。

    当即清洛在驴上挥手道:“大黑呀,我们回来了,你的主人都回来啦!”

    大黑回应一声粗狂的狗吠声。

    端午节过去,日子一天热一天,兰花香不断的淡去。

    清洛从每日颇为繁琐的几件衣服,删减到只穿两件薄衣,早中晚在外添一件褙子。

    再热起来,里面穿件抹胸,外面一身长裙,里面有自制的内裤,外套短褙子。

    顾景之起初看了有些害怕清洛春光外泄,即使大奎山上没有其他人。

    但有时起风了,下意识的就将手伸去,按在清洛的裙子上。

国通证券股票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