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通证券股票开户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九十章 屋檐之上

作品:天墟浩劫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通瑞金

    叶襄见众人均是离去,便对黎萧说道:“将军,请将这幅地图收好”说着便将那张油纸递给黎萧。

    黎萧接过来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地图,黎萧道:“叶先生,这,这是地图?可是上面什么有没有啊,这里面不是只有那些记录元素的神兽吗。”

    叶襄点着头,口中带着笑意,说道:“不错,但这也是一幅地图,上面记录了神兽所在的位置,收集元素的方法,将军附耳过来。”

    黎萧点点头,向叶襄凑了两步,叶襄趴着黎萧的耳朵边上,轻声说道:“用相对应的元素可显示出神兽,用酒滴在上面便出现了神兽所在的位置,用血滴在上面便出现收集元素的方法,将军切记,陈攸关内人多口杂,若是走漏了消息,此事便不易办到。”

    黎萧不住点头,口中连连称是,叶襄继续轻声说道:“将军地图之事,暂不可对其余人说,待将军出了关,将此事告诉郭先生便是,如何收集元素还要靠郭先生。”

    黎萧点头说道:“叶先生,黎萧已经记住,明日天明我们便出发,先去天阳城下,去会会那不像神兽。”

    叶襄点点头,说道:“将军此事还要速战速决,快速的将这八种元素收集齐,返回时,不必在回陈攸,直奔宁德便是,陈攸关已经守不住了,我们且战且退,能多托一时便是一时,等待将军的凯旋。”

    黎萧长叹一口气,说道:“叶先生还请放心,黎萧定不辜负众人所望。”

    叶襄轻轻的拍了一把黎萧的臂膀,笑了笑说道:“恩师曾说人族的命运全在将军身上,那将军定然有过人之处,遇事总会化险为夷的,将军当然不会让人失望了,但前路凶险,将军还是要小心为妙。”

    黎萧点头,说道:“嗯,是”但心想:“我此次收集元素事关重大,这已经关乎这个人族的命运了,这么重的担子,却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能行吗?”

    叶襄见黎萧脸有愁色,微微一笑,说道:“将军这一日恶战,想必已是劳累以极,早些休息吧”

    黎萧依旧点头,但是双眼不住的方向桌子下的两坛美酒,叶襄顺着黎萧的目光看去,微微一笑,说道:“叶某退下了。”说完转身离去。

    黎萧见叶襄远去,伸手将两坛酒拿出,将一坛泥封退去,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黎萧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有酸楚,有暧昧,有热血、有怯意,他长叹了一口气,拎着两坛酒走出了厅门。

    黎萧抬头望着那一轮明月,心中感慨万分,一阵威风吹过,让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他纵身一跃,跃上了议事厅的屋顶,踩着瓦片向前走了两步,坐在了屋顶的房梁上,将一坛未开封的酒放下,举起另一坛酒咕咚咚的喝了起来。

    皎白的月光斜射在屋顶的瓦片上,让本身乌黑的瓦片变成了青色,黎萧抬头望着月光,喝了一口酒,自言自语的说道:“文仙说,人族的命运落在我的身上,也不知我能不能改变人族的命运?”

    黎萧向左扭头,换了一个口吻的说道:“当然能了,你这样说是不是因为你怕了?”

    黎萧向右扭头,说道:“我怕?我黎萧怕过谁?战场上比这凶险十倍,我退了吗?没有,我没怕”

    黎萧端起酒坛又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接着向左说道:“你不怕,你今日为何有这许多心思,还要娶老婆,可笑,大丈夫马革裹尸,岂能将儿女情长挂着嘴边。”

    黎萧向右扭头哼了一声说道:“我没有挂着嘴边”

    黎萧向左扭头,说道:“但是你心里想了,你又想做大英雄,收获功名,还想搂着娘们喝酒撒欢,你果真是一个浪子,无端的浪子。”

    黎萧又向右,焦急的说道:“我不是,我也不想做英雄,我更不想做浪子,我只想做我自己,你走开,我不想再听见你说话。”

    黎萧扭头向左,冷笑了一声,说道:“做你自己?你了解你自己吗?你的本性就是一个浪子,就你这样,你还要改变人族的命运,你做不到的”

    黎萧又转头向又,说道:“我做的到,我能抵挡得住所有外族,我能收集到所有元素”

    黎萧缓慢的向左扭头,说道:“不,你做不到,那样是很辛苦的,你已经开始犹豫,你已经不在坚定了,算了吧,你已经很累了,闭上眼睛好好休息吧,不要再去做了。”语气中带着凄凉。

    黎萧又转头向右,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我确实有些累了,但我不能歇息,我也不知该如何歇息”

    黎萧又转头向左,用阴森的口吻说道:“拔出宝剑,在项中一抹,一切就都结束了,一了百了,再也不累了,那样就能歇息了,彻底解脱了。”

    黎萧楞了一下,向右看去,说道:“你是何人?为何要解脱与我?”

    黎萧转头向左,说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咱们都太累了,解脱吧”

    解脱吧三个字一拖口,“唰”一声,黎萧将宝剑拔出,便向自己的颈项中抹去,宝剑离颈项还有一寸距离时,停下了手,他楞了一会,“唰”的一声,又将宝剑还匣。

    黎萧甩了甩头,瞬间惊醒,后背冷汗直流,心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胡思乱想,莫非我中了敌人的蛊,太可怕了,我险些将自己杀了。”黎萧回想一会刚才自己与自己的对话,随即哈哈大笑。

    黎萧笑了一会,又自言自语的说道:“我黎萧堂堂丈夫,心智岂能被迷惑,人族的命运落在我身上又何妨?我黎萧岂是被困难吓到之人。”说完又举起酒坛,喝起酒来。

    黎萧将一坛酒喝了个精光,又去开另一坛的泥封,这时身后一个声音柔声说道:“一个人喝酒,岂不是无聊,我来陪你喝酒。”

    黎萧适才心智紊乱,加上饮了一坛酒,有些醉意,身后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却毫不知觉,他连忙回头,只见身后屋檐处摆放了一把梯子,颖儿正在从梯子上爬过来。

    颖儿漫步的走向黎萧,生怕脚下的瓦片脱落,将自己摔倒,颖儿向上走了几步,坐在了黎萧的身边,双手拖着腮,说道:“好美的月亮啊”

    黎萧看见颖儿到来,又惊又喜,本已上头的酒力,刹那间云消雾散,黎萧痴痴的看着颖儿,结巴的说道:“你,你怎么来了?”

    颖儿看着黎萧微微一笑,说道:“我来陪你喝酒啊,听你一人自言自语的,很是孤独,来把酒给我。”说着在黎萧手中将酒抱了过来,举起酒坛便喝了一口。

    颖儿喝了一口,将酒坛放到黎萧的怀中,擦了一下嘴角,说道:“好酒,好酒,是不是这样说。”

    黎萧一笑,说道:“对,就是这样”说着抱起坛喝了一大口,口中喊道:“好酒,畅快”

    颖儿见黎萧喝酒喝的甚是豪气,拍手叫道:“秒极,我也试试”说着便也接过酒坛,同样喝了一大口,颖儿本就不胜酒力,喝了两大口,脸上便已泛红。

    皎白的月光斜照在颖儿那白玉般泛红的脸蛋上,显得格外诱人,黎萧痴痴的看着颖儿,口中赞道:“你太美了”

    颖儿嫣然一笑,说道:“喜欢看,你就使劲看吧”

    黎萧听颖儿这样一说,破觉得不妥,便将目光收了回来,抬头看向了月亮,这时一双柔软的手贴在了黎萧的双颊上,接着轻轻一扭,黎萧随着双手转向了颖儿。

    颖儿双手夹着黎萧的脸颊,目不转睛的看着黎萧,说道:“你喜欢看我,你就多看我一会,下次在见到我,便不知是何时了”说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黎萧见颖儿突然大哭,虽有些不知所措,但心中却是暗爽,连忙说道:“你、你、你、你别哭,你一哭我就、我就,哎,我给你学狗叫。”说着便用双手揪住自己的两只耳朵,将舌头长长的吐出,哈、哈、哈的学着狗散热时的喘息,口中叫着:“汪汪汪”

    颖儿见黎萧动作甚是滑稽,破涕为笑,边擦眼泪边说道:“你又来,你还是原来无赖,你还是欺负我。”

    黎萧听颖儿这样说,挠了挠头,心道:“我这次又没欺负你,你自己哭的却又赖我,女人的心思真是古怪”见颖儿拭去泪水,随即说道:“都怪我,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

    颖儿还有些哽噎的说道:“不怪将军,是我自己想哭的,我也没生气,都是我不好,扫了将军的酒兴。”

    黎萧笑了一声说道:“哪里有扫兴,我酒兴正浓”说着便又喝起酒来。

    黎萧喝了一大口酒,说道:“你看,我这不是喝了一大口酒吗,你别生气,我不做无赖了。”

    颖儿听到无赖二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这人也真是奇怪,开始我还以为你是流氓、无赖、泼皮呢,没想到,没想到你却是一个大英雄,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黎萧听颖儿赞自己是大英雄,心中得意,便打趣道:“什么英雄不英雄的,国家正是危难之际,不思如何报国,岂不成了流氓、无赖”说完嘴角露出了坏笑。

    颖儿听黎萧这样说,眉头一皱,假装生气的说道:“你学人说话,你这人讨厌死了,不理你了”说完格格的笑了起来。

    黎萧虽对情爱之事不太明白,但听颖儿言语间,也知道叶襄所说的不错,颖儿却是对自己已经倾心,但没有从颖儿口中说出来,不免有些不确定。

    黎萧脑子转了一会,嘴角挂着笑意的问道:“颖儿,你是喜欢英雄呢?还是喜欢无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