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通证券股票开户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九十五章 仓库设伏 鬼子伤胆(3)

作品:齐鲁英豪打鬼子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鲁粤

    几声巨响打跑了饭田雅雄的睡意,连忙从帐篷里走出来,发现炮兵阵地上火光冲天,山顶上、山谷里响起激烈的枪声。子弹在黑夜里划出了一道道光亮,在天空中来回飞舞,犹如漫山遍野地火蛇在四处穿动。饭田雅雄连忙和版横大树商量起来,命令步兵停止毫无目标的射击,加强搜索营地,绝不能把偷袭的八路军放走。

    鬼子的炮兵队长跌跌撞撞地赶来了,看到了饭田雅雄啪地一声打了个立正,哭丧着脸汇报道:“报告大佐,炮兵部队遭到了袭击,部队正在全力搜索营地。”

    饭田雅雄看见了炮兵中队的队长,连忙问道:“大炮的,损失了多少?炮弹的,还有多少?”

    鬼子的炮兵中队长浑身颤抖地回答道:“报告大佐,大炮全部被炸毁,炮弹,炮弹也全部被炸了。”

    饭田雅雄看着鬼子的炮兵中队长,铁青着脸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狠狠地说道:“没有了大炮,没有了炮弹,你的炮兵中队简直成了废物,死啦死啦的有。”说完,一只手扬了起来,就要对着炮兵中队长打耳光。突然,又把手放了下去,掏出了手枪对着炮兵中队长的胸膛,“啪啪啪”就是三枪。

    鬼子的炮兵中队长正在准备着挨耳光,没有想到饭田雅雄的枪响了,子弹在他的胸口上穿了三个血洞,鲜血顺着枪眼涌了出来。饭田雅雄把他推到了地上,对着身边的士兵说道:“拖下去,按阵亡处理吧。”

    几个卫士连忙把尸体拖到了一边,饭田雅雄对版横大树说道:“把负责警戒的中队长找来,执行军法!”

    版横大树答应着,急匆匆地跑了过去。饭田雅雄怒气未消地回到了帐篷里,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咬牙切齿地说道:“八路,我绝对不会让你们跑出去,我要把你们统统地抓住,死啦死啦。”

    鬼子的执勤中队长战战兢兢地过来了,饭田雅雄对着他就是一通耳光,将执勤的鬼子中队长嘴边出现了鲜血。鬼子的执勤中队长啪啪地打着立正,口中不断说道:“嗨嗨”。

    饭田雅雄打累了,无力地坐到了椅子上问道:“你的是怎么放的警戒,八路军摸进来都不知道,你的哨兵呢?”

    鬼子的执勤中队长连忙把几支袖箭交给了饭田雅雄,说道:“八路军是用这种兵器将哨兵击毙后,悄悄地混进来的,哨兵都被这种凶器杀死了。”

    饭田雅雄看着这种小小的铁器,猛然想到自己在开封府驻守的时候去过的一个地方,在哪里还像是见过这种东西,随手把袖箭交给了版横大树,问道:“这是什么兵器?”

    版横大树接过了袖箭,仔细端量了一番,摇摇头说道:“好像是古代的弓箭,但是比我们的弓箭小了许多呀。”

    饭田雅雄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们拥有强大的飞机、大炮和坦克,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栽在上千年历史的冷兵器的手里。”接着,又摆弄着自己的渊学,继续说道:“这是中国的一种冷兵器,叫做袖箭,和我们的弓箭差不多,是中国武林人士手里的一种暗器。命令部队搜索驻地,发现带有弓箭者立即捕杀。”

    版横大树答应着,和鬼子执勤中队长一起从帐篷里退了出来。执勤的鬼子中队长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长出了一口气,连忙带着部队搜索营地。

    鬼子的枪声停止了,李长中带领着部队悄悄地从另一侧撤回,刚刚走出几十米,只见鬼子们举着火把,三人一团、五人一伙地搜索开了。有几个鬼子端着枪,小心翼翼地向他们隐蔽的地点走了过来。

    形势陡然紧张了起来:鬼子们三五成群地地毯式搜索很难再继续隐蔽下去了,怎么办?李长中心里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紧张感。打,自己只有四十几个人,很难从鬼子群中杀出去;不打,部队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攻出击,想到这里,将手中的枪举了起来。转念又一想:不行,越是紧张的处境越是要冷静。沉着冷静是一个指挥员必须具有的素质,万一自己的决策失误,自己牺牲是小事,反而连累了四十多个战士的性命,他们都是抗日的坚强勇士呀。

    李长中的心情冷静了下来,脑子转悠的也快了,看到鬼子搜索的部队之间有一条空隙,看来应该是两个鬼子搜索部队的结合部,于是对刘继光说道:“带领部队,从那一条空隙中穿过去。”

    刘继光带着十几个侦察排的战士向鬼子的结合部匍匐前进,李长中对王石头说道:“你和林小二带领着县大队的同志随着侦察排前进,我带着十几个战士断后。”

    王石头还想说什么,看到李长中严肃地神情,没有说话,带领着县大队的战士跟随在侦察排的后面,向鬼子的结合部爬去。

    鬼子的火把把鬼子照的通明,但是远处却是一片黑暗,刘继光他们从他们之间二十多米的空隙里穿过后,两伙鬼子竟然没有发现。

    王石头和林小二带领着县大队随着侦察排也到达了鬼子的结合部,突然天空中升起了一颗照明弹,将山谷照着通亮,一个鬼子发现了地上的趴着一个县大队的战士后面带着弓箭,惊呼了一声:“八路在这里。”

    王石头见鬼子发现了自己的部队,驳壳枪一举,对着惊恐地鬼子就是一枪,随着一声枪响,鬼子的摔倒在地上。县大队的战士们见隐蔽突围已经不可能了,手里的枪响了,如此近的距离,鬼子来不及躲闪,枪声过后,十几个靠近县大队的鬼子被击毙了。鬼子的枪也响了起来,有二个战士被鬼子击中,身体艰难地爬行了一会儿,一左一右地对着鬼子射击。

    就在这时,天上的照明弹熄灭了,王石头说道:“把举着火把的鬼子打掉。”县大队的战士们刚刚把枪举起来,只见举着火把鬼子一个一个地摔倒在地上,山谷里出现了短暂的黑暗。原来是李长中带着战士们过来了,这些神枪手,对着鬼子就是一阵射击,举着火把的鬼子纷纷被击毙。王石头见到这是难得的机会,对着战士们说道:“冲。”站起身来,向山口外冲了过去。

    战士们奋力地向山口出去,鬼子嚎叫着追赶着,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八路军的呐喊声、鬼子的嚎叫声响彻了整个山谷。王石头、林小二带领着十几个县大队的战士还没有冲过山口,鬼子的照明弹一个一个地不停地朝天上打着,鬼子密集的枪声使县大队又有几个战士倒在了冲锋的道路上。

    李长中看见县大队出现了伤亡,心里十分不安,连忙指挥着战士们跟随着鬼子们向县大队这边冲了过来,战士们边打边追赶着鬼子,反而将冲在前面十几个鬼子夹在了县大队和李长中他们中间了。李长中和县大队的战士不停地向中间的鬼子开枪射击着,十几个鬼子被消灭了。这时,王石头带着县大队刚刚转过一个山口,看见了焦急等待着他们的刘继光。

    刘继光焦急地说道:“快撤,我们掩护。”

    王石头连忙说道:“参谋长在后面呐,后面紧紧跟着大批的鬼子。”

    刘继光说道:“我们在这里先抵挡一阵,你们到后面的山口阻击,我们边打边撤。”

    王石头和林小二连忙带着剩余的七八个县大队的战士向山后转移过去。说话之间李长中他们就到了,看见了刘继光他们说道:“快撤,鬼子马上就到了。”

    刘继光说道:“参谋长先撤吧,我们在这里先阻击一下鬼子。”说完,就地隐蔽了起来。李长中点点头,说道:“阻击一下,迅速后撤。”说完,继续追赶王石头他们。

    鬼子随后就跟了过来,李长中他们在前,鬼子在后面紧紧跟着。原来鬼子还以为李长中他们是自己人呢,在追赶前面的八路军。

    刘继光一见鬼子和参谋长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想摆脱鬼子实在困难,对隐蔽的侦察排的战士们说道:“准备好手榴弹,把鬼子炸回去!”

    鬼子追到了山口,隐蔽在山口后面的侦察排的战士的驳壳枪就响了,啪啪啪的枪声将冲在前面的鬼子给击毙了,后面跟过来的鬼子明白了前面过来的不是自己人,慌乱之中开着枪,子弹在李长中他们左右飞着,几个战士被子弹击中,摔倒在地上。就在这时,一颗子弹打中了李长中,只见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战士们见参谋长负伤了,连忙过来的几个战士,一个战士背上了李长中,连忙向山口跑去。

    转到另一个山口的王石头和林小二连忙接应过来,见参谋长负伤了,连忙指挥着县大队的七八个战士冲了过来,二十几个人边打边撤回了山口。刘继光见参谋长撤回到另一个山口处,对战士们说道:“手榴弹!”

    侦察排的十几个战士迅速将手榴弹投向了山口处,狭小的山口里突然响起了十几颗手榴弹的爆炸声,冲过来的鬼子挤成了一团,手榴弹在鬼子中间爆炸了,鬼子被炸懵了,连忙后撤,准备组织新的进攻。

    借助于山体的掩护,刘继光带领着侦察排迅速撤回到下一个山口和李长中、王石头他们会合在一起。刘继光见参谋长负伤了,连忙撕开自己的衣服,扯下一块衣襟,将李长中的伤口包扎起来。李长中看到刘继光他们撤了回来,艰难地说道:“快带着战士们向仓库撤退,与一营长他们会合。”

    刘继光看着受伤的李长中,心里十分难过地说道:“参谋长,我没有保护好你,刚才情况紧急,我只有开枪射击了。”

    李长中艰难地说道:“你做的很对,不然我们都被鬼子咬住了。快撤吧。”

    小马哭着说道:“参谋长,是我的责任,我没有完成营长交给我的任务。”说着,就要背着李长中后撤,刘继光连忙说道:“你不行,体格太差了我来。”背上李长中就像后山跑去。小马紧紧跟在刘继光的后面,手里的驳壳枪举着,侧着身子向后跑去。

    战士们背上受伤的战士,向山后迅速地撤退,沿着山路,向仓库方向迅速地后撤。刚刚走到了下一个山口,碰到了前来接应他们的程忠金,程忠金一面安排战士们警戒,一面将受伤的同志抬上,迅速地撤回了仓库。

    李长中的受伤让余洋吃了一惊,想到:老李枪林弹雨里闯了几年,除了在直奉会战中被大刀划破了脸还没有负过伤,就连在禹城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子弹也都躲着他走,今天看来惊险极了。带着几个连长急忙来到了仓库边鬼子原来的营房里,看望受伤的李长中。

    李长中躺在床上,只觉得两眼发涩,四肢无力,头上一阵眩晕,昏了过去。卫生员连忙对余洋说道:“营长,参谋长的左胸被鬼子的三八大盖击中了,子弹没有留在身体里,现在就是失血过多,需要静养才行。”

    余洋看着受伤的李长中,连忙走过去,用手摸着额头,说道:“血止住了吗?额头好烫呀。”

    卫生员连忙回答道:“血是止住了,一路颠簸可能是伤口有点感染,刚好鬼子的仓库医务室里有几盒盘尼西林,我给参谋长打了一阵,估计烧很快就会退的,只是失血过多,需要调养。”

    余洋连忙叫来刘继光,说道:“你马上把参谋长送到王古堆,让乡亲们帮着照顾照顾。”转身说道:“小马,把我们的钱拿来,交给刘继光。”

    刘继光二话没说,拿着钱带着侦察排抬上李长中向王古堆赶去。

    (全本小说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