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通证券股票开户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百二十九章结局

作品:疏雨残菊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染轩

    第二天,赵钧自己亲自动手,把帐篷转移到了部落最偏僻的角

    落。

    老酋长还劝说“人多热闹……”赵钧谢过了,笑着摇头。老酋

    长还想阻止对方远离群体,被自己的孙子阻止了。

    马鲁还主动帮着贵客把帐篷加厚,看似平常来一句:“这样隔

    音……”

    赵钧笑着谢过,旁边苏宇脸都有些发烧。

    帐篷建在了最偏僻的角落,两人终于可以尽兴。

    然而,位置再偏僻,小小绿洲也是有限范围。日子久了,部落

    里一大半人都渐渐听闻了帐篷里两个男人的奇怪声音……

    部落里年长一些的男女逐渐明白过来,大家再看这对出双入对

    的男人,眼中除了好奇就是惋惜。多半是为赵钧惋惜,毕竟赵

    钧那个的身胚与刀法,这样的男人,出去狩猎一定能独立打死

    一头熊。能凭自己的力量打死一头熊的壮实好男人,在部落里

    足以引起所有年少姑娘们的口水!

    半个月后,赵钧背着大刀与弓箭与全部落的男人出沙漠到那个

    峡谷打猎,数日后归来,新来的贵客居然猎到两头成年的大熊

    。悉数用大刀砍在了喉部关键处。两头被猎杀的大熊仿佛两座

    肉山堆在那里,引起了整个部落的欢呼。

    不仅仅是两头熊。赵钧居然凭着自己敏锐的眼力从一堆看似平

    常的野草中挖出了一支儿臂粗的人参,手足五官俱在,甚至还

    有类似男根的小突起,更奇的是人参上还有隐隐红色脉络,仿

    佛血管一般。

    这支人参宛若成年男子,当真是栩栩如生。一望即知是参中的

    极品。

    两头大熊分给了全部落,至于那支极品人参,则由赵钧亲自奉

    给了酋长哈萨。

    赵钧登时成了全部落的英雄。当夜,赵钧被每一个成年男人强

    拉着灌酒,被每一个未出嫁少女挤过来强行喂烤熊肉。围上来

    的人太多,美少年苏宇就这么硬生生被挤了出去。

    赵钧不见了美人在畔,硬是推开人群挤出去,看到的是美少年

    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偏僻角落里。

    赵钧奔过去,抱住他,小声问他“是不是因为那些热情的姑娘

    们不高兴?”

    苏宇摇头,笑道:“你在部落里这么受欢迎,我怎么会不高兴

    ?我哪里有那般小气?”

    说到这里却是叹口气,笑着说出了:“全部落的男人都去打猎

    ,只有我一个人跟那些女人孩子以及老人留在部落。现在的我

    ,根本就不像一个男人!”

    说到最后一句,语气中已然悲愤!

    赵钧抱紧他,说着:“大家都晓得你身上有病根。大家也知道

    那处山谷森林里水多雾多,经常还会突然下雨。那样的地方,

    你当然不能去了。这个道理大家都晓得的!”

    苏宇咬咬嘴唇,笑着说:“反正以后我永远都不能像一个正常

    的男人去打猎,永远都只能等着,等着你带猎物回来……跟部

    落里的这些女人有什么区别!”

    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发颤。没再说下去,用力一挣,竟然挣

    脱开对方的怀抱,转身跑开。

    赵钧呆呆地坐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美少年奔跑而去的背影从自

    己的视线里消失掉,奔入前方黑暗中。

    赵钧站起来,追过去。

    苏宇一口气奔出了绿洲。在松软的黄沙中,踏入一个虚坑险些

    摔倒。站直了,呆呆地望着眼前浩瀚无垠的沙漠,突然仰天长

    嚎!

    赵钧翻过一座沙丘……望着前方仰天长嚎着的少年背影,止步

    向前,一时竟不敢过去。

    沙漠太过空旷,一个人的长嚎,在这无垠的空旷中,竟是这般

    “渺小”。

    冷冷月光下,苏宇突然蹲下身,抱着头,拼命地抓头发。

    赵钧走到美少年身畔,一把抱起他。

    苏宇怒道:“你放开我!”

    赵钧不答,反而把他扛在肩头,就这么扛着,要扛回绿洲。

    苏宇举拳又打在赵钧眼睛上,一只眼睛又见乌紫的赵钧却仍然

    扛着美少年不放。

    赵钧站在黄沙地里,说出了:“你放心,你的病根子,我总会

    想办法找人来医好。”

    第二天一大早赵钧又背着大刀独自去了那片山谷,数日后终于

    回来,后背至臂膀一大块抓伤,竟然是扛着一只斑斓死虎回了

    部落。

    全部落人的惊叹围观中,赵钧半个身子鲜血淋漓,把死虎搁老

    酋长门口。

    马鲁扶着爷爷出了门,看死虎边站着的大汉一张黑脸,竟是分

    明窘迫。

    面对疑问,赵钧很窘迫地问出了:“能不能拿这头老虎来换那

    支人参?”

    赵钧很快得到了人参,面前爷孙俩一个劲儿地摇头:“这人参

    本来就是你的,你想要,说一声拿去就是,何必冒这般险一个

    人单枪匹马去猎杀猛虎?”

    赵钧没有解释,躬身答道:“多谢酋长与马鲁兄弟了。”

    帐篷里,苏宇用药酒小心清洗着对方的伤口,再厚厚地敷上了

    伤药,摇头叹道:“你这又是何必?”

    赵钧转头,拉起他的手说出了:“我去找卓尔木,有这枝举世

    无双的人参,他一定会答应来好好诊治……”

    苏宇抬头看着他,与他目光相撞。

    苏宇什么也没说,突然抱紧了他。

    得知了赵钧是要拿着人参去请神医,酋长与马鲁立刻收拾出几

    大块新鲜的虎骨,好说歹说,硬要赵英雄背上。

    赵钧用锦缎和油布把那支人参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好了,贴身藏

    着。再背上虎骨,骑着骆驼,奔出了沙漠。

    赵钧在撒珊找到了正在贫苦百姓中行医的卓尔木。拿出了人参

    与虎骨,躬身行礼。

    卓尔木立刻还礼,听了对方的请求,却是沉吟不语。

    赵钧强自按捺下急燥的脾性,在一旁屏气凝神。

    卓尔木对那支举世无双的千年人参没怎么多看。反而拿起一块

    虎骨,细细地端祥着上面从内而外泛出的奇特红色,一向平和

    的心绪难得的惊诧,问道:“那头猛虎从何处猎得?”

    卓尔木很快收拾好行囊。赵钧听从神医的嘱咐,护送着神医,

    到了那片山谷。

    这片山谷地势险峻,且毒物甚多,多年来与世隔绝,少有人踏

    入。

    卓尔木取出辟瘴丸解毒药,与赵钧分别服下。

    卓尔木背着一个大筐在赵钧的护送下细细地搜寻,脸上看不出

    什么表情,花了两天的功夫,采摘了满筐的古怪草药。

    山谷颇深。

    第三天,走到一处泥沼旁。卓尔木蹲下身看着岸边的兽爪,抬

    起头,笑着说出了:“果然有此物,苏公子的伤有救了。”

    守到晚上,赵钧在卓尔木的指点下活抓了一头足有六尺长的红

    色巨蜥。卓尔木用事先准备好的药粉灌入蜥蜴口中,令其昏睡

    了过去。

    蜥蜴的四爪及大口都被用铁链给绑紧了。赵钧背着一头昏睡中

    的蜥蜴,护送着神医,走出了山谷。

    卓尔木把山谷中采摘到了草药细心挑选,封成十个大纸包。然

    后每日一包与鲜肉同煮。煮出的奇特肉汤给巨晰喂下。

    被日日喂以药汁肉汤的巨晰全身的表皮越来越红,到了第十日

    ,已然红如烈火。很漂亮,也很诡异。

    卓尔木观察着巨晰的一双眼睛也变得火红了,才令人宰杀。

    宰杀后的巨晰,肉都分给了全部落的男人。至于那红得似火的

    骨头,则又收起,在烈日下晒得干了,磨成粉。

    磨出来的骨粉被卓尔木配以适当的药粉,分成七八十包,令苏

    宇每隔十日服下一包,两三年后,自当痊愈。

    卓尔木又给部落的男女老少挨个看视了,对症下药,留下了许

    多的药材。

    神医离开的那日,全部落的人送行,一直送到沙漠边缘。

    最后离别时,卓尔木饮下一大杯水酒。转身时却脚步一踉跄,

    从怀中掉出一物。

    赵钧赶紧扶住了神医,苏宇从地上拾起那物来,很自然地瞥一

    眼,送还神医。

    掉在地上的是一小幅画像,画上月兹国女子一头波浪般的浓密

    长发上看似随意地插着一朵红宝石镶嵌成的玫瑰花,美得倾国

    倾城。

    卓尔木拿着画像跟面前两人笑着说出了:“是我的妻子,天下

    最美的女人,真正是上天赐给我卓尔木最宝贵的礼物。”

    赵钧:“当日不是令夫人相救,我可能还拖着断腿在街头上潦

    倒。”

    卓尔木:“她说你是她故人的朋友,自然要出手帮忙。”

    说到这里,卓尔木眼光看似无意地(全文字手机小说阅读$,尽在wap..cn(.cn.文.学网) 掠过了苏宇,却什么也没说

    。拱手向大家告辞,转身离开了。

    所有人站在原地遥遥相望,看着那个骑骆驼的布衣身影离大家

    越来越远……

    赵钧突然搂住苏宇,笑着问他:“那么美的姑娘,有没有觉得

    可惜?”

    苏宇笑道:“眼儿媚那样的好姑娘,真正是卓尔木这样的好男

    人才能配得上。我配不上的。我这样的人,也只能配你这个粗

    鲁又难看的莽夫!”

    赵钧听了又气又笑,趁别人不注意,在美少年屁股上狠狠拧了

    一把。

    两个多月后,整个部落的人都停下手中活,候在一个新搭起的

    干净帐篷外。

    女人的惨叫声与叫骂声,划破了天际,响彻在整个绿洲。

    从晌午等到天黑,终于响起了呱呱儿啼声。众人一喜,皆道一

    声:“总算生出来了。”

    紧接着,又是女人的惨号声。这时候的玛塔,连骂都骂不出来

    了。

    又隔了一个时辰,又一个儿啼声响起。众人松口气,都在想:

    “双生儿终于落地了。”

    帐篷内女人的惨号声又接着响起,这次比方才小了许多,可怜

    的玛塔,连惨叫的力气都没多少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尽皆惊诧。

    图果在外急得团团转,终于还是不顾规矩冲了进去,守在妻子

    身侧,咬着牙,一声不吭,任妻子的双手把自己的手臂几乎生

    生地掐断。

    这次还好,小半个时辰后,第三个儿啼。

    玛塔的惨号声,也终于止于无息。

    助产的女人兴奋奔出来向大家宣布:“两男一女,三娃儿。”

    沉静片刻,全部落集体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一次生三娃儿,这在部落里是多少年也不曾遇到过一次的。玛

    塔这个最彪悍的野丫头,生起娃儿来竟也是这般彪悍!

    女人们争着进去看三个娃儿。男人们不方便进去,就候在外面

    ,兴奋地交头接耳。

    赵钧搂着美少年说:“部落里的人都说了,玛塔生出的娃儿都

    要叫我干爹,那你以后就是孩子们的干娘。”

    苏宇抗议:“玛塔亲口说了,孩子生出来要叫我干爹!”

    赵钧坚持让对方当“干娘”,苏宇坚持自己也要当“干爹”。

    两人大眼瞪小眼,争执了一小会儿,赵钧用老法子,一把扛起

    美少年往最偏僻的那座帐篷里走。

    众人的轰笑声中,苏宇又气又窘,两只拳头把赵钧的两只眼睛

    打得青紫。

    挨了打的赵钧当晚没少“使劲”。苏宇足足被折腾了一宿,一

    直到天亮……

    一夜过后,赵钧神清气爽,只是全身多了许多的青与紫;

    一夜过后,苏宇毫发无伤,只是腿明显发软,脚步少许踉跄。

    争执的结果:两人双双成了孩子的“干爹”。

    最后一包药粉服下,苏宇的精神气力,明显比以前健旺了许多

    。

    这个时候,玛塔的三个孩子虽然只有两岁多,却都生得甚是健

    壮,在最大的姐姐带领下,姐弟三个竟然已经能满部落疯跑。

    马鲁赶着骆驼从外回来,把骆驼驼回来的什物分给全族的男女

    老少以后,也给赵钧苏宇带来了大衡王朝的消息。

    金宁公主终于下嫁了,嫁的是两年前刚刚上任的护国大将军,

    听说以前还是宫中专职保护公主的侍卫长。

    赵钧听了,笑着说出了一句:“原来是那个周乾。也难为他了

    ,守在公主身边做侍卫长做了那许多年。本来凭他的武功才智

    ,多年前就可以到更高的位置上。”

    苏宇偏头问他:“那个周乾比起你来,又如何?”

    赵钧抬头望天:“差不多十年前,我和周乾同在军营中原本是

    不相上下的。只是后来我一心行伍;而周乾,可惜了,自从见

    了金宁公主,竟然抛下自己在军中的大好前程去宫中做小小的

    侍卫。再后来,我做了护国大将军,他当了专司保护公主的侍

    卫长……倘若他一直呆在行伍中……”

    苏宇:“也肯定比不上你。有你在,那个周乾也只能屈居你之

    下。”

    赵钧默然无语,其实苏宇说的正是实情。

    如果没有他赵钧的话,那个周乾自然不会入宫,而是在行伍中

    凭自己的力量爬到护国大将军的位置,好在更高的位置保护公

    主。

    这个周乾,终究是个痴情汉。

    赵钧又问了大衡近况。马鲁回答四个字:“国泰民安。”

    赵钧笑着说出了:“有金宁公主与周乾二人在,再能休养生息

    几年,大衡的江山,自当是稳如泰山。”

    苏宇已然痊愈,终于可以随着赵钧跟部落的男人们一起,进山

    谷打猎。

    数日后,全部落的男人带着猎物回来。赵钧又猎得一头大熊;

    而苏宇,第一次出猎,竟然猎得一头金钱豹。

    大熊与金钱豹被两个男人分别从肩背上卸下,堆在了一处,引

    起了全部落的欢呼。

    这一次苏宇不再像以前一样只当看客,和赵钧一起被全部落的

    人围在中间。男人们敬酒,姑娘们敬肉,两个倚在一处的男人

    ,被大家折腾了一个时辰,弄了满身的酒气与油腻。

    大家终于散去,二人酒足肉饱,倚在一堆篝火边,都有些醉酗

    酗的了。

    歌舞声喝彩声孩子们的追逐打闹声……

    两个人竟都是充耳不闻,在烧得旺旺的篝火边相倚相抱,望着

    对方,两双醉眼,都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赵钧支撑着半站起,又想把美少年扛上肩头回帐篷,身上力气

    却没了大半,脚步都不听使唤,抱起一半又踉跄摔倒。

    赵钧斜斜倒在美少年身子上,气喘吁吁。苏宇被压在下面,不

    住地笑。

    苏宇支撑着半坐起,赵钧滚在一旁。小小脚步声,满头扎辫子

    的小小女孩一头撞进了苏宇怀里。

    一个两岁多的女孩,五官俊俏像极了她娘,只是皮肤的颜色稍

    稍浅一些,是深棕色的。小小的身子混合着奶香味儿和肉香味

    儿,一个劲儿地往苏宇怀里钻。

    美少年把小女孩抱起,与她面对面近在咫尺。那双乌溜溜的眼

    睛盯着自己,嘴角向上,现出一个小女孩的开心笑容。

    苏宇看着很是喜欢,还想逗对方叫自己“干爹”。却见小小女

    孩口一张,冷不丁凑了过来——

    苏宇一声大叫,玛塔的宝贝女儿居然死死地咬住了他的脸颊!

    赵钧心急火燎,连拍了几下小屁股才把小小女娃儿拽下来。被

    拎着一双脚倒提在大汉手中的小女孩固是嚎啕大哭,苏宇那张

    绝美的脸居然也被尖利小乳牙咬出了两排齿印,细血长流。

    赵钧看着分外心疼,一怒之下又是一巴掌,不轻不重地打在了

    小女娃儿的屁股上。

    手中小女娃儿居然没哭,反而扭头冲他嘻嘻笑。

    苏宇摇头叹口气。

    赵钧轻轻把手中小女孩放地上,再看看自己的左右两条腿——

    两个两岁大点儿的小豆丁一左一右居然还抱着他的腿玩命地啃

    ,同时黑黑的眼睛往上溜,挑衅的眼光看着他。

    苏宇左拉右拉没能拉动,干脆退后,抱着胳膊坐对面旁观。

    少顷——

    苏宇继续旁观;

    赵钧继续瞪眼。

    冷冷的月光下,众人的轰笑中,赵钧突然抬起头来,仰天大叫

    !

    (全本小说网 )